近日,“泰州顺丰同城管理层二人殴打并围堵UU跑腿员工”的新闻引发社会持续关注。

6月21日,微博用户“泰州uu跑腿任浩”发文称,他在工作时遭到顺丰同城的管理人员殴打,住院5天,现实名举报。UU跑腿官方微博随后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六问顺丰同城,截至目前顺丰同城未予微博回应。

UU跑腿官方微博截图

据界面新闻和南方都市报采访报道,我们试图还原下整个事件:

据当事人任浩发文称,6月14日23时左右,其在回访商家时被两名顺丰同城工作人员(顺丰同城泰州分公司负责人黄某鑫及其同事殷某鹏)殴打倒地,随后被送往医院并住院治疗。诊断照片显示,其存在头部损伤及颈部挫伤。于6月20日出院。

当事人提供医院报告截图

6月22日晚,该用户再次发文称,当日17时许,在其外出工作途中,顺丰同城两名工作人员对他和同事进行围堵,“把我和同事堵在了高速路口,并强行拦路抢走我的电动车钥匙。”据其反馈,参与第二次围堵的顺丰人员并非打人者,而是身着顺丰同城工作服的其他同事。

“泰州uu跑腿任浩”微博截图

由此可以判断,对方的殴打及报复并非个人纠纷,而是工作所致。

6月27日,泰州市海陵区公安分局对当事人做出处罚决定:对泰州顺丰管理层黄某鑫刑拘三日。

此事一经曝光,在全网引起广泛关注。网友在该视频下纷纷愤慨留言。

“泰州uu跑腿任浩”微博留言截图

无独有偶,顺丰速运快递小哥在山西吕梁发生殴打老人事件。据正观新闻报道,“徐先生发文称2022年2月6日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顺丰速运派送人员王某某殴打收件人老夫妇(63周岁和69周岁),顺丰包庇打人者和代理网点。”

正观新闻报道截图

从泰州到吕梁,打人事件频频发生,屡禁不止。一向以优质服务闻名业界的顺丰,不惜以最粗暴的行径去挑战法律和公众的底线,让人不禁要问:

顺丰怎么了?

视线拉回到2016年4月17日,李某驾驶的机动车与顺丰快递小哥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在东城区某小区外发生剐蹭,李某遂借故辱骂、殴打事主。顺丰创始人王卫得知此事后曾扬言“不追究到底不配做总裁”。随后,李某因寻衅滋事已被东城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现在再来回看这则新闻和王卫的霸气发言,颇具讽刺意味。

从受害者变施暴者,从优质服务的标杆到打人事件频发,顺丰员工日益增长的戾气和压力在此暴露无疑,追溯其原因,或许是顺丰近几年在业务发展的路上并不顺风。

2021年4月9日,顺丰控股召开了2020年股东大会,创始人王卫向全体致歉:“首先跟股东做一个道歉,因为我认为第一个季度真的没有经营好。”并坦诚在管理上有疏忽,类似的问题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2022年3月30日,顺丰控股发布2021年年报,毛利率连续四年下降,净利润同比增幅降至-41.7%;顺丰同城作为其子公司,更是连亏四年,2021年净亏损8.9亿,相比2020年亏损进一步扩大。

这次,王卫没有再说话。

2022年春节过后,顺丰重新调整了组织架构,创始人王卫亲自兼任集团COO,全面接管运营线的日常管理工作。

众所周知,对于物流和快递来说,运营是根基。公司创始人还要分管具体的业务条线工作,不仅说明了其公司内部对于O线运营的重视,还说明王卫对前任COO许志君的工作不甚满意。有分析认为,随着电商件的冲击,时效受影响,质量在变差,这也是王卫亲自来主抓的原因所在。

但显然王卫这次未能奏效,顺丰控股(2352)自开年跳水,股价一度从68.42跌至42.33,目前股价止跌企稳在55.81元;核心业务板块顺丰同城(HK9699)股价更是大幅下滑,从16.48跌至5.29,目前股价回调至7.64港元,仍不及年初的一半。

除了对内部大刀阔斧的改革,逐级传递的压力也在不断渗透到基层。搜索引擎进行词条搜索显示,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压力。

网页搜索截图

而作为对比,笔者也搜索了同类平台,显示结果不一。

网页搜索截图

来自工作的压力和戾气并不能为施暴者开脱,曾做过“屠龙少年”的顺丰和王卫是否在管理上产生懈怠,我们不得而知。但公司频频对此不予回应表态,必定会姑息纵容这种行为。

或许顺丰还没能想明白,企业的根基不在运营,而是口碑。

曾经依靠专业服务抢占行业龙头的顺丰,如今只能依靠武力,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吗?